我期待已久的自由終於來臨 但這似乎不是上天要的(四)

我想到我還沒梳洗,正在掙扎著要不要趕快起來梳洗時,病房門被推開了,映入眼簾的是:醫生穿著黑色皮鞋走進來,往上看到他白色醫生長袍,再往上看,白袍整齊的扣子由下往上到他的脖子,天啊!心臟要跳出來了,竟然沒有頭,醫生脖子上沒頭,而且身體正常擺動,提著黑皮箱往我的床鋪走來。當下震驚想爬起,身體竟然無法動,無頭醫生已走到我...

我期待已久的自由終於來臨 但這似乎不是上天要的(三)

我陷在痛苦的深淵當中,無法跳脫,殊不知上天一直藉由人、事、物的感受,要救我跳脫痛苦的深淵。不經意的一本書、一部感人的影片、一則讓人震驚社會的新聞,現在回想起來,這些境界不斷的刺激、喚醒我沉睡的良知良能和智慧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今年元月初的一則社會新聞,平常新聞總是看過就忘,但那則新聞卻震撼了我的心...

我期待已久的自由終於來臨 但這似乎不是上天要的(二)

因為娘家母親在上班,婆婆又身體不好,所以她們無法幫忙我照顧孩子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來,我好累好累!每天二十四小時關在家裡,有做不完的事情,沒人和我對話,我吃不飽、睡不好,每天只睡三到四個小時。以前常聽老一輩的說:「我帶小孩,累到每天只睡三小時。」我聽了覺得根本是在吹牛,每天只睡三個小時,怎麼可能會活?沒想到自己竟是如此,每天嚴重睡眠不足長達三年之久,可是還活得好好的,真的無法想像我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有韌性。

我期待已久的自由終於來臨 但這似乎不是上天要的(一)

在人心作祟壓過了天心,我不願面對、不願正視。接下來的日子,我努力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,也一直努力忘記之前所經歷的種種。然而,一切好似回復到普通的平凡生活,但殊不知上天在我心深處,早已種下智慧的種子,而這顆種子會藉由生活中的提示、考驗、磨煉,來灌溉成長。世間所有的人啊!平凡的你,真的是平凡嗎?其實上天早已巧妙安排....

背愿特赦令

立愿在前,守愿在後,立愿只有幾分鐘,守愿要一輩子。很多在各宗教之修行人,曾經跟上天表白立下誓願,(例如:清口茹素、清修……等等),但後來卻因某些因素而背愿,受到很大的良心譴責與身心折磨,只要能夠來到省禱室跟上天及心儒先生懺悔,上天都會再次給予機會補過,因為我們都是上天的孩子,上天不會輕易放棄任何一位眾生。

新疆出土大將軍木乃伊,生前平定亂世名震西域

張雄(583——633年),字太歡,祖籍河南南陽,出生在高昌王國一個貴族家庭。志文中稱讚他 "天資孝友,神假聰明",他卻"不以地望高人","不以才優傲物","白面知兵,神機俊爽",是名文武雙全的將才。同為大將軍,岳飛岳法律主祂那精忠報國、忠肝義膽之精神,留給後世世人很好效仿的精神行儀風範,人生短短數十年,人生的意義與價值究竟是什麼?

“以身作則”才是教育的最高真義!

失智的老母親生活不能自理、甚至走丟忘了回家的路,為了方便就近照顧,芭老師每天去學校都會帶上母親,讓她坐在教室的最後面,一方面方便看管,一方面也能無微不至的照顧到母親。每天騎機車載著媽媽上學、扶著媽媽上階梯、一口一口餵著媽媽吃飯。芭老師常說:『他的媽媽給予他生命,他只有媽媽,而他的媽媽只有他』,所以,每個人都有權力保護自己所愛的人。

牠們跟我們並沒有不一樣

“自殺”這兩個字,可能是所有死法中我們最不樂見的,要不是對這個世界毫無留戀、意志消沉且一心求死,人們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,自殺其實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,不過也許你不知道,動物竟然也會自殺,而讓牠們自殺的原因之一就跟我們人類有關…….

永遠都不要低估你的話 對孩子一生的影響力

“為了不要再有像我這樣的犯罪者,請給這個社會上與家庭中的問題少年們多一點愛。”
美國著名兒童學家阿黛爾•法伯就說過:「永遠都不要低估你的話對孩子一生的影響力。」父母是孩子從小到大最親近的家人,也是來人世間的第一個老師......

出世之心,行入世之法

修煉和信仰是不同的,修煉是修為心性和實踐真理之功夫,信仰只是瞭解宗教的理論跟知識而已,你們要知道一點,「玉不琢不成器,鐵不煉不成鋼」的,自古哪一位真修煉者,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,祂們不都是經過千錘萬鍊的考驗呢?
2500年前的武當山一片蒼茫,與身旁滾滾流淌的漢江一起,默默地守望著秦巴山脈。一天,一位中年男人來到這裡。他是東周王庭中走出的大夫,時任函谷關令的尹喜......

蠢動含靈,皆具佛性

我們如果被傷害了會起怨心、瞋恨心,會想報復與反撲,相反則起感恩、慈悲、喜捨之心,同理畜道動物也是一樣!所以,對於任何物種生命,我們都應包容、尊重,代替上天給牠們「愛」。
如果能拋卻分別心,以無比的愛心、包容心來對待一切眾生,那時你的心是清靈祥和的,而天地造化萬物的大奧妙,此刻即在你心中朗現,你也才能真正明瞭佛教教主所言的「佛性平等」。

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 欲知來世果,今生做者是

這是發生在一個名為寂空的師父身上的真實故事! 1989年3月,愛人和孩子同意他出家為僧後,他遁入佛門:“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出家,仿佛是前世未了的緣分!”出家後,他天天禮佛、參禪打坐,雖然對佛法瞭解還不是很多,但經常看佛學書籍,對學佛、成佛堅信不疑,非常虔誠。某一天,他打坐的時候,在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顯靈加持下,他竟開了天眼,看到了自己600年來的悲慘輪回!